撞上槍口!貴陽銀行1天領7張罰單,罰款260萬

撞上槍口!貴陽銀行1天領7張罰單,罰款260萬

2020年07月02日 18:03:36
來源:證券時報

攝圖網_500633915_banner.jpg

近日,生豬出欄量位居行業前列的正邦科技(002157.SZ)又要融資。在今年6月中旬完成16億元可轉債的發行后,正邦科技又拋出了80億元的非公開發行計劃。

近年來在多方因素疊加下,市場迎來了最強的豬周期,養豬概念股在風口之下成了市場追捧的熱點。秦英林家族也因牧原股份(002714.SZ)股價的快速上漲,使得其家族財富大幅升值。而受“非洲豬瘟”疫情的影響,中小養殖戶逐漸退出,頭部養豬企業的市場占有率開始逐漸提升,養豬行業迎來了一波擴充產能搶占市場的小高潮。

此次正邦科技的80億元非公開發行計劃中,其中的32億元將用于擴充生豬產能,剩下的47.81億元則用于補充流動資金,以降低企業資產負債率。值得一提的是,正邦科技實控人及其關聯方將認購此次非公開發行80億元股權中的75億元份額。此次非公開發行的發行價暫定為13.16元/股,與目前正邦科技的股價相比折價近7成,因此此次非公開發行計劃備受中小股東質疑。

其實,這已不是正邦科技實控人及其關聯方第一次認購公司非公開發行的股份了,早在2014年,正邦科技實控人林印孫控制的江西永聯農業控股有限公司就參與了正邦科技的非公開發行,江西永聯農業控股有限公司也一舉成為正邦科技的第二大股東。

自2014年開始,正邦科技也連年融資,2014年、2015年、2016年、2018年正邦科技均有通過非公開發行融資,在2017年、2020年6月正邦科技又通過發行可債券融資。自2014年開始到2020年6月下旬,正邦科技已通過非公開發行與債券合計融資近70億元。

截至2020年一季度,正邦科技的資產負債率已高達69.57%。連年融資,公司資產負債率卻依舊居高不下,此次又要再融資80億元的正邦科技能否改變這樣的現狀呢?

又要融資的正邦科技

資料顯示,正邦科技成立于1996年,2007年8月完成了中小板的發行,目前正邦科技是集合飼料、養殖、農藥、獸藥于一體的綜合性企業。近年來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市場迎來最強豬周期,2019年正邦科技的養殖收入大幅上漲,當年生豬出欄量達到578.40萬頭。其出欄規模僅次于溫氏股份(300498.SZ)與牧原股份位居行業第三,養殖業也成為正邦科技的重要收入來源。

正邦科技從以飼料業務為主、養殖業務為輔的業務構成逐漸發展到飼料業務、養殖業務并重的今天,與其頻繁募集資金擴充養殖產能離不開關系。早在2009年9月,正邦科技上市僅2年后公司就拋出了一筆非公開發行的方案,2010年正邦科技完成了這筆非公開發行股份的發行,扣除發行費用后募集到了4.38億元的資金,這些募集資金中很大一部分用于了湖北生豬養殖產能的擴建。

2013年底,在時隔4年后,正邦科技又拋出了一筆非公開發行的方案,并在2014年完成了相關股份的發行。值得注意的是,參與此次非公開發行的機構僅有正邦科技實控人林印孫控股的江西永聯,發行后江西永聯也一舉成為正邦股份的第二大股東。此次非公開發行正邦科技共募集到9.85億元資金,這些資金全部用于了補充流動資金。

2015年、2016年、2018年正邦科技業先后又完成了多次非公開發行,扣除發行費用后分別募集到11.06億元、16.61億元以及9.79億元資金。值得一說的是,2018年的9.79億元非公開發行的認購對象也僅是江西永聯。這些非公開發行募集的資金主要用于擴充產能和補充流動資金。

除了非公開發行外,在2017年正邦科技還發行了一筆公司債,扣除發行費用后募集到了5.26億元資金。這筆債券募集到的資金,正邦科技主要用來償還銀行債務與補充流動資金。在2020年6月,正邦科技還完成了一筆16億元可轉債的發行。

據不完全統計,自2014年到2020年6月中旬,正邦科技通過非公開發行與債券合計募集的資金金額接近70億元,而自2007年上市以來到2020年一季度,正邦科技的合計利潤總額僅有52.38億元。若算上IPO募集資金與2014年之前的募資,正邦科技上市以來募集的資金接近百億元,已遠遠超過在這期間內其凈利潤的總額。

債權變股權?

《投資者網》注意到,在2019年12月26日,正邦科技發布了《關于向控股股東借款暨關聯交易的公告》的提示性公告,公司擬向控股股東正邦集團借款不超過50億元,在公告發布日,正邦科技還未向正邦集團借款。不過,數據顯示與2019年末相比,2020年一季度正邦科技的短期借款增加了20.25億元。

其實,正邦科技與控股股東之間的關聯借款較為頻繁,在2010年至2019年的9年間,除了2011年,其他年份正邦科技均發布過類似的公告。其中,2013年/2014年的借款為8億元,2018年的金額為16億元。在這幾次為上市公司提供借款之后,正邦科技的控股股東關聯方就參與了正邦科技的非公開發行。

與近日公布的非公開發行方案相似,正邦科技控股股東江西永聯參與的非公開發行,其募投項目中,大部分資金都是用來補充流動資金,而非投入產能建設。而資料顯示,2015年無控股股東參與的非公開發行,其募集的資金則大部分用于產能建設。為上市公司提供巨額借款后參與公司非公開發行,這不得不讓市場懷疑正邦科技的控股股東是否是想通過非公開發行將自身持有的正邦科技的債權轉變為流動性更強的股權。

針對正邦科技控股股東是否借此將自身的債權轉變為股權,以及此次非公開發行的董事會表決情況,《投資者網》也咨詢了正邦科技的董秘辦,不過對方未予回復。

控股股東股權質押存風險

在正邦科技2020年6月末公布的非公開發行方案中,正邦集團、江西永聯以及正邦科技實控人林印孫的關聯方邦鼎投資、邦友投資合計認購75億元,其余的5億元則由廣西國資控制的宏桂投資認購。

《投資者網》注意到,正邦集團、江西永聯持有的正邦科技股權中的40%處于質押狀態,質押時間也主要集中在2019年與2020年。此外,企查查信息顯示,江西永聯所持有的江西天香林業開發有限公司的30%股權在2019年初被南昌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進行了司法拍賣,在流拍一次后正邦集團取得了相關股權。

自2019年4月后,正邦科技的控股股東江西永聯就進行了頻繁的質押與解質押操作。截至日前,江西永聯持有的21.08%的正邦科技股權中的15.05%處于質押狀態。正邦集團持有1.08%的正邦科技股權也處于質押狀態。

江西永聯旗下公司的股權被司法拍賣,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權被大量質押,這不得不讓人懷疑正邦科技的控股股東是否有能力拿出足額資金用于此次非公開發行。業內人士向《投資者網》表示,此次非公開發行,正邦科技控股股東或會通過股權質押來募集非公開發行的資金。

如果是用質押來獲取非公開發行的資金,這無疑會增加正邦科技控股股東股權質押的風險。

雖然控股股東認購非公開發行的近9成股份,彰顯了控股股東對公司的信心,但此次發行還是受到了中小股東的質疑。此次非公開發行的基準日是正邦科技第六屆董事會第九次會議決議公告日即6月29日,發行定價為13.16元/股,相當于目前的18元/股的股價的近7折,這也成為中小股東質疑的焦點。不過,長達3年的鎖定期,一定程度上打消了市場的質疑,非公開發行后,正邦科技的股價小幅上漲。

上市以來在二級市場募集近百億資金,大幅超過同周期凈利潤總額的正邦科技,其資產負債率卻依舊居高難下。資料顯示最近數年正邦科技的資產負債率長期保持在60%以上,并有上漲趨勢。Wind數據顯示,在24家涉及生豬養殖業務的上市公司中,正邦科技的資產負債率位居第二,僅次于傲農股份(603363.SH)。

在募資擴充生豬養殖產能保障生豬供應穩定的同時,正邦科技在控制公司資產負債率以及給股東回報上仍需補足短板。(思維財經出品)

涉及7項違規行為

貴陽銀行新領導班子上任后,首次遭遇密集型罰單“轟炸”。

6月30日,貴州銀保監局披露,貴州銀行違法違規行為主要涉及7宗:

(1)向關系人發放信用貸款;

(2)重要崗位輪崗執行不到位;

(3)理財資金借助通道發放委托貸款,部分資金被挪用于兌付融資人發行的私募債、從部分理財產品中提取投資風險互換金,用于調節收益,剛性兌付;

(4)以貸還貸、掩蓋不良,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

(5)理財資金投資本行信貸資產收益權;

(6)代為履職超過規定期限,股東出質銀行股份未向董事會備案,違規為環保排放不達標、嚴重污染環境企業提供授信;

(7)以自有資金借道發放信托貸款,大部分用于置換表內信貸資產及承接類信貸資產隱匿不良。

從上述罰單來看,貴陽銀行的違法違規行為,除了“重要崗位輪崗執行不到位”內部管理問題,更多則是業務上的違規行為,尤其是以貸還貸掩蓋不良、以自有資金借道發放信托貸款,用于置換表內資產和承接信貸資產隱秘不良,這種“粉飾”行為將導致銀行內部資產負債表的失真,監管無法掌握轄區內銀行的資產質量,尤其是真實不良率情況。

可以說,貴陽銀行的違規行為正是撞在近期監管針對銀行業亂象整治的“槍口上”。

近日,銀保監會下發《關于開展銀行業保險業市場亂象整治“回頭看”工作的通知》中關于資產質量真實性方面明確提及,要關注人為操縱風險分類結果,隱匿資產質量;違規通過以貸還貸、以貸收息、虛假盤活等方式延緩風險暴露,掩蓋不良貸款;違規通過第三方代持、為不良資產受讓人提供融資等方式實現不良資產的非潔凈出表等,對粉飾報表行為進行監管治理。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罰單還提及貴陽銀行“違規為環保排放不達標、嚴重污染環境企業提供授信”,這一項違規則是違背整個宏觀調控政策方向。

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期要堅決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一,污染防治已經成為各個領域當前的關注重點。

銀監部門對環保問題也頗為重視,在2018年原銀監會印發的《2018年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工作要點》和上述銀行業保險業市場亂象整治“回頭看”都明確提及“違規為環保排放不達標、嚴重污染環境且整改無望的落后企業提供授信或融資”是違反宏觀調控政策行為。

首席風險官也被罰

值得一提的是,貴陽銀行新的管理班子在去年才逐步穩定下來。

2019年7月,貴陽銀行董事長、行長和監事長均發生變更。原董事長陳宗權到齡退休,原監事長張正海出任董事長,原副行長夏玉琳升任貴陽銀行行長,而監事長楊琪為貴陽銀行原執行董事、副行長。這也是張正海擔任董事長后,貴陽銀行收獲的最密集罰單。

此次10張罰單中有3張罰單發給個人,分別為3張個人罰單的當事人分別為張志、歐陽曉霞和鄧勇。

具體而言,主要違法違規行為,張志是貴陽銀行理財資金借助通道發放委托貸款,部分資金被挪用于兌付融資人發行的私募債、從部分理財產品中提取投資風險互換金,用于調節收益,剛性兌付的直接責任人;歐陽曉霞是貴陽銀行以貸還貸、掩蓋不良,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的直接責任人;鄧勇對貴陽銀行以貸還貸、掩蓋不良,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負有領導責任。

最終,張志領罰10萬元,歐陽曉霞和鄧勇分別被罰5萬元。

貴陽銀行2019年報顯示,鄧勇是該行的董事、首席風險官,持有該行38.62萬股,從貴陽銀行領取的薪酬為39.78萬元。

今年一季度不良率上升至1.62%

值得一提的是,貴陽銀行受疫情影響,不良率已經在2019年末基礎上攀升至1.62%。

根據貴陽銀行此前披露的2019年報和2020年一季報,截至2019年末,貴陽銀行總資產5603.99億元,較年初增加570.73億元,增幅11.34%。2019年,貴陽銀行實現營業收入146.68億元,同比增長16.00%;實現歸母凈利潤58億元,同比增長12.91%。

2020年第一季度,貴陽銀行實現營業收入41.48億元,同比增長17.44%;實現歸母凈利潤15.06億元,同比增長15.49%。

其中,信用減值損失為15.68億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4%,這主要因為受疫情影響,貴陽銀行加大減值損失計提力度,以增強風險抵御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貴陽銀行不良率持續出現攀升狀態,截至2019年末,該行不良率為1.45%,較上一年度增加了0.1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不良率繼續攀升至1.62%,比去年末增長了0.17個百分點。

就整體上市銀行而言,貴陽銀行的不良率也不低,一季度末1.62%不良率在上市城商行中排名位居第三,僅次于鄭州銀行和青島銀行,這兩家銀行的不良率分別為2.35%和1.65%。

從此次監管罰單來看,貴陽銀行存在掩蓋、隱匿不良的違規行為,真實不良率可能還高于上述披露數據,這些都有待監管的進一步督促披露真實的不良率。

屋漏偏遭連夜雨,貴陽銀行原本正在緊鑼密鼓組織回復棘手的證監會關于定增的反饋意見,此番卻再次遭遇銀保監會的密集罰單。

今年3月,貴陽銀行發布定增預案(修訂稿),擬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數量不超過5億股,募資不超過45億元,新引入包括廈門國貿在內3家投資者,該定增方案在3月20日獲得貴州銀保監局同意。

后續,該行在4月24日收到證監會再融資反饋意見,原本應于5月底回復,但由于整體回復工作量大,貴陽銀行申請延期至7月23日前回復

欧美亚洲曰韩色情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