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來德IPO:供應商信息披露“打啞謎” 老賴闖關科創板
財經

奧來德IPO:供應商信息披露“打啞謎” 老賴闖關科創板

2020年07月06日 07:21:59
來源:云創財經網

據上交所科創板上市委會議公告顯示,國產OLED顯示屏上游材料廠家吉林奧來德光電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來德”)將于7月6日接受首發審核。

隨著智能手機及其他終端顯示設備的普及,市場對于OLED顯示屏的需求量日趨上升。對于OLED顯示屏的制造工藝,有機發光材料為 OLED 面板制造的核心材料,蒸發源為 OLED 面板制造的關鍵設備蒸鍍機的核心組件。而奧來德就是這樣一家從事OLED 產業鏈上游材料供應的廠商,奧來德主營有機發光材料與蒸發源設備的研發、制造、銷售及售后技術服務。據資料顯示,奧來德曾是新三板掛牌企業,于2019年3月終止掛牌。

云創財經研究員通過招股書發現,奧來德雖然在報告期內營業收入與凈利潤雙高速增長,并實現了扭虧為盈,但此次沖刺科創板背后卻存在較多的問題,其中供應商的采購數據就存在諸多的疑點,奧來德的供應商披露方式和其他企業不同,在招股書中供應商的名稱大多數只用了代號來表示,并且其采購數據與新三板的披露數據相比金額差距巨大,另外,據相關信息顯示,奧來德曾被列為被執行人,且涉案金額較大。

“打啞謎”

不同于其他擬上市公司的招股書,奧來德對于供應商的披露非常隱晦,據招股書披露,報告期內的前五大供應商中,奧來德僅披露了兩家供應商的名稱,其他供應商則全部以代號的方式披露,如:供應商A、供應商B。

特別是2017年的前五大供應商數據,供應商名稱則全部使用了代號披露,我們僅僅知道其采購金額。對于為什么不直接披露供應商的名稱,云創財經曾致函奧來德,截止至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雖然在招股書中我們并不能直接知曉2017年前五大供應商的名稱,但在新三板企業的信息披露中,我們還是發現了線索,據奧來德在新三板的信息披露顯示,在2017年,對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金額分別為1150.71萬元、571.13萬元、560.96萬元、521.66萬元、503.16萬元,合計采購3307.63萬元,占當年度采購總額的29.58%。

我們本想將此次招股書中的供應商名稱還原,但令人遺憾的是,新三板中披露的采購數據與此次招股書中披露的采購數據沒有一家可以對應的上。據此次招股書披露,2017年對前五大供應商采購金額分別為1034.50萬元、943.81萬元、600.23萬元、551.30萬元、457.33萬元,合計采購3587.18萬元,占當年度采購總額的49.23%。

通過以上數據我們可以看出,不但是各家供應商的采購數據對不上號,前五大供應商的采購金額占當年的采購總額的比例也存在巨大的出入。我們通過占總額的比例反算出新三板披露的當年的采購總額為11181.98萬元,而招股書中反算出的采購總額為7286.57萬元,兩次信息披露的數據差異竟然高達3895.41萬元。由此,我們對招股書中不披露具體供應商名稱的動機產生了猜測,奧來德或許是懼怕與其他企業公布的銷售數據進行核對,因此對部分供應商名稱不予披露。對于奧來德的采購數據的真實性,我們還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

曾兩度被列為被執行人

作為一家擬上市公司,奧來德的企業信用也值得懷疑。據天眼查顯示,奧來德曾于2016年被兩次納入了被執行人。

據長春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公布信息顯示,2016年1月19日,長春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有限公司起訴了奧來德與李汲璇,隨后奧來德被列入了被執行人,執行的標的金額為980萬元,據悉,長春市中小企業信用擔保有限公司背后的大股東是長春市財政局。

就在同年11月8日,奧來德再一次被列入了被執行人。據榆樹市人民法院公布的信息顯示,長春市新興產業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起訴奧來德,奧來德被列入被執行人,執行標的金額為80萬元,而長春市新興產業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公司的實控人為長春市國有資本投資運營(集團)有限公司,同樣也是一家國企。

奧來德在同一年內被兩次列入被執行人,可見其誠信度也存在很大的問題,結合在供應商披露時故意隱瞞的重要信息,廣大投資者也需要引起足夠的警惕。

欧美亚洲曰韩色情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