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報虧損!深交所拍了拍貝因美:為何連虧四年?資金鏈有沒緊張?
財經

再報虧損!深交所拍了拍貝因美:為何連虧四年?資金鏈有沒緊張?

2020年07月06日 14:01:22
來源:投資時報

被撤銷“退市風險警示”僅僅過去一年,貝因美2019年凈利潤重回虧損泥潭。再度的業績“變臉”,讓其扣非后凈利潤已連續虧損四個年度。

《投資時報》研究員 李浥塵

2019年凈利潤再報虧損超億元,同比大降350.73%;扣非后凈利潤更是連續第四個年度“潛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也同比下滑117.15%……

2019年4月好不容易擺脫“退市風險警示”,將“*ST”帽子摘除的貝因美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貝因美,002570.SZ),2019年再次重返虧損泥潭,多項凸顯經營狀況不利的數據,引發交易所年報問詢函。

7月2日,深交所下發問詢函要求貝因美就連續4年扣非后凈利潤為負、現金凈流量大幅下降、貨幣資金同比大幅減少、預付款項大幅增加等多個問題作出說明。

與此同時,一季報顯示,貝因美2020年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7.14億元,同比增長12.79%,凈利潤1295.37萬元,同比增長45.24%,但扣非后凈利潤106.45萬元的數據,同比依然大幅下滑65.04%。

值得重視的是,貝因美二股東恒天然乳品(香港)有限公司(下稱恒天然)因不看好貝因美的長期發展,一路減持。

最新的7月1日公告顯示,恒天然于6月23日至6月29日期間減持貝因美股票1022.52萬股,完成5月30日預披露減持計劃。事實上,這已是過去一年里恒天然實施完成的第四批集中減持。

《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公開信批資料了解到,2015年3月,恒天然以每股18元的價格要約收購了貝因美約1.92億股股份,要約收購總價約34.64億元,持有貝因美股份比例增至18.82%,成其第二大股東。但2018年1月,貝因美出現巨虧,恒天然公開提出貝因美在內控體系和財務管理方面存在缺陷,對貝因美長期以來的業績表現“極度失望”。

自2019年8月恒天然首度宣布減持貝因美,至2020年7月1日完成第四個減持計劃,不到一年時間里,恒天然集中減持合計超過8000萬股股份,目前持股比例已降至10.82%。不過,仍為貝因美第二大股東。

貝因美重要股東增減持情況(單位:變動數量為萬股,收盤價為元)

數據來源:Wind

摘帽之后2019年再回虧損

年報顯示,2016年至2019年,貝因美實現營收分別為27.64億元、26.60億元、24.91億元、27.85億元,同比分別為-39.02%、-3.76%、-6.38%、11.83%;凈利潤數據分別為-7.81億元、-10.57億元、4111.36萬元、-1.03億元,同比則分別為-853.24%、-35.40%、103.89%、-350.73%。

值得注意的是,因此前連續兩年大幅虧損,貝因美曾于2018年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特別處理。為了扭轉虧損局面,貝因美出售了包括黑龍江省安達牧場等旗下牧場和29套房產,2018年實現扭虧為盈,2019年4月“摘帽”,股票簡稱由“*ST貝因美”變回“貝因美”。

《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在此過程中,貝因美的凈資產持續減少。

數據顯示,貝因美凈資產從2015年末的36.68億元,減少至2018年末的18.16億元,縮水超過五成;2019年末,這一數據進一步縮水至16.88億元。

然而,依靠出賣資產扭虧畢竟是“治標不治本”。摘帽一年后,2019年貝因美重回虧損泥潭。

由于2019年業績并未改善,貝因美近幾年扣非后凈利潤數據顯得頗為“刺眼”。2016年至2019年,貝因美扣非后凈利潤分別為-7.99億元、-11.39億元、-2.17億元、-1.38億元,連續4年,皆為負值。

對此,深交所在年報問詢函中明確要求貝因美解釋扣非后凈利潤連續為負的主要原因,是否背離行業趨勢。

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9年貝因美實現非經常性損益1802.76萬元、8217.95萬元、2.58億元、3537.32萬元,對照凈利潤情況可以看出,過去四年中唯一凈利潤收正的年度——2018年扭虧,很大程度上系依賴于非經常性損益。

《投資時報》研究員留意到,2016年至2019年,貝因美收到的政府補助分別為2764.75萬元、8089.15萬元、1.05億元、2873.41萬元,分別占同期非經常性損益的比例為153.36%、98.43%、40.70%、81.23%。僅以2018年為例,政府補助金額是當年凈利潤的2.56倍。貝因美是否對政府補助等非經常性損益存在重大依賴?

從2019年貝因美季度數據看,一至四季度分別實現營業收入6.33億元、6.63億元、7.22億元和7.68億元,分別實現凈利潤891.87萬元、-1.31億元、1583.97萬元和286.02萬元。從數據可見,相較季度營業收入,季度凈利潤波動顯著,尤其二季度虧損超億元,為什么?

還有一項數據同樣引起了深交所關注。貝因美全資子公司愛爾蘭貝因美2019年實現凈利潤-3.25億元,同比大降3116.57%,為何如此驟降?其持續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此外,財務費用的異常也同樣引人注目。

年報顯示,2019年,貝因美財務費用發生額為3167.95萬元,同比下降63.09%,但其利息費用為6137.78萬元,與前一年度(2018年利息費用6390.35萬元)變動幅度不大。財務費用的變化,主要來自匯兌損益-648.07萬元,同比減少120.11%,2018年此數據為3222.36萬元;在2019年,財務費用還有一個增項為未實現融資收益-988.44萬元,2018年為0元。

匯兌損益大幅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何在?未實現融資收益的具體內容及計算過程又是如何?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貝因美一季度財務費用迅速增長至5477.09萬元,已超去年全年。

營業總收入及增長率(單位:萬元)

數據來源:Wind

貝因美凈利潤及增長率概況(單位:萬元)

數據來源:Wind

是否存在資金鏈緊張?

對于2019年業績下滑的原因,貝因美在公告中表示,主要受價格、成本和產品結構三方面影響。貝因美稱,2019年銷售折扣及買贈促銷活動同比減少,相應毛利率同比上升2.41個百分點,其中因乳鐵蛋白原料價格上漲,在貝因美提高資產使用效率的情況下,部分抵銷了乳鐵蛋白漲價影響,不過,毛利率依然下降了3.26%。此外,產品結構變化導致綜合毛利率同比下降1.57%。

相較于原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導致貝因美的外部經營環境更加嚴峻,更值得關注的是,其內部管理方面引發的潛在經營風險。

比如,應收賬款金額占比持續處于較高比例。數據顯示,2019年貝因美應收賬款額度為7.86億元,占總資產比例17.97%,同比上漲3.49%。2020年一季度,這一數據進一步增長至8.59億元。不斷上升的應收賬款,使得貝因美的壞賬損失、資金成本和管理成本都將大增,由此也可能引發較大的經營風險。

《投資時報》研究員留意到,在預付款項上,貝因美也呈現與應收賬款類似的情形。

年報數據顯示,貝因美2019年預付款項為7778.57萬元,較2018年的2039.80萬元大幅增長了2.81倍,其中賬齡為一年以內的預付款項余額為7560.22萬元,同比增加了350.35%。這一趨勢在2020年一季度進一步加劇,一季報顯示,截止今年一季度末,貝因美預付款項為1.88億元——僅僅一個季度增長金額超過1億元。

為什么預付款項大幅增加?涉及供應商是否與貝因美存在關聯關系?

讓貝因美預付款項存疑還來自具體的細分數據。

根據貝因美2019年度《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其他關聯資金往來情況的專項審計說明》,2019年貝因美向同一控股股東控制的關聯方杭州比因美特孕嬰童用品有限公司、寧波媽媽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支付的預付款項累計發生額分別為1201.20萬元和2940.65萬元。

應收賬款、預付賬款等方面的不利變化最終導致2019年貝因美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下稱現金凈流量)大幅下降。2019年,貝因美現金凈流量為凈流出4994.10萬元,同比下降117.15%,“主要系2019年采購付現及支付的各項稅費較2018年同期增加所致”。其中,收到其他與經營活動有關的現金3.95億元,同比增加132.95%,支付其他與經營活動有關的現金10.44億元,同比增加34.84%。

為什么現金凈流量大幅下降、收到及支付其他與經營活動有關的現金大幅增長?是否合理?

一連串的疑問接踵而至。

《投資時報》研究員留意到,2019年貝因美的資金狀況同樣不容樂觀。報告期末,該公司貨幣資金余額為6.65億元,同比減少40.61%,其中包括已質押的定期存款2.90億元、計提的應收定期存款利息0.24億元、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0.33億元;有息負債余額為14.51億元。

對此,深交所亦提出靈魂拷問:為什么貨幣資金同比大幅減少?貝因美是否存在資金鏈緊張、債務逾期、銀行賬戶等資產被凍結的情形?

貝因美經營活動現金流與資本開支情況(單位:萬元)

數據來源:Wind

欧美亚洲曰韩色情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