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一年寬帶費1萬多元! “提速降費”誰在“卡脖子”?
財經

新華社:一年寬帶費1萬多元! “提速降費”誰在“卡脖子”?

2020年07月06日 15:22:32
來源:新華社

通過正規營業廳辦理家庭寬帶,300兆帶寬網絡每年只需1000多元;但在寫字樓網絡中心只能辦理企業專線,10兆帶寬每年就要1萬多元……

寬帶服務“提速降費”是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一直強調并努力的方向。“寬帶和專線平均資費降低15%。”2020年的全國兩會上,政府工作報告作出如上表述。

但是,“新華視點”記者近期調查發現,部分工業園區、商業樓宇的寬帶“終端價格”實際并未下降,物業、代理商成了“提速降費”的“腸梗阻”。

寬帶壟斷:一年寬帶費1萬多元

在北京市國投財富廣場租房辦公的王先生近日向記者反映,在聯系聯通、移動公司報裝寬帶時被告知,在該寫字樓無法安裝,原因是無法鋪設設備。他咨詢負責該寫字樓網絡接入的網絡中心后得知,安裝企業專線的帶寬10兆起步,一年近2萬元。“聯通公司的套餐100兆帶寬一年也就2000多元。”王先生說,據他了解,一些租戶嫌價格高,選擇使用無線網卡的路由器。

記者電話詢問了該寫字樓的網絡中心,得到的答復是,租戶只能選擇其企業專線,無法選擇聯通公司等運營商的套餐,原因是沒有設備;但是在電話里不報價,需現場詢問價格。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工業園區或者商業樓宇往往只有一家代理商提供網絡服務;有的盡管有幾家運營商提供服務,但只有一家代理商,企業只能從代理商那里購買高價服務。

石家莊潤江慧谷大廈的寬帶業務由一家名為利卓網絡的服務商提供。“用它的網絡,20兆帶寬一年6000元,而且網速特別慢,連日常網銀支付都滿足不了。”潤江慧谷大廈里一家企業的工作人員稱,他們想直接辦理聯通的寬帶,但遭到物業和利卓網絡的層層阻撓。記者聯系利卓網絡,工作人員稱20兆的專線一年20400元,依照她的權限可以在此基礎上打六折;50兆的專線一年40800元,可以在此基礎上打五折。

在黑貓投訴、聚投訴等網絡投訴平臺,也有不少寬帶壟斷方面的投訴。

上海某高科技園區一位企業用戶曾投訴稱,物業聯合某企業壟斷寬帶業務,亂收線路維護費和管道占用費,一根寬帶或者光纜,管道占用費要2000元;如果自己找運營商申請,就需要加收每年20000元的線路維護費。“很多企業因為業務需要,就忍氣吞聲,而且打12345投訴都不能解決。”

還有企業向記者反映,物業稱所在樓層寬帶端口不夠,需要從樓上接下來,一個端口費就要2000多元;但是這一層其實有端口,有可能只是找借口額外收錢。

頑疾難治:寬帶接入貓膩多

2018年12月,工業和信息化部表示,將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一年的商務樓宇寬帶壟斷專項整治工作,要求基礎電信企業等不得與房地產開發企業、物業管理公司等達成任何形式排他性協議或約定,保障各企業平等接入、用戶自由選擇的權利。

整治之后,為何寬帶壟斷問題仍然難以根治?

“所有的寬帶線路進入企業用戶都要通過樓宇的管道,物業只要不愿意讓一家服務商進入樓宇,可以用若干種方法來設置障礙。”長期關注該問題的北京雷騰律師事務所律師滕立章說。

——建設初期就簽訂排他協議。在石家莊,部分寫字樓建設方在建設初期就選定一家電信運營商作為獨家合作伙伴參與寫字樓電信基礎設施建設,簽訂排他協議。石家莊市金石工業園內有200多家企業,其中一家網絡公司作為聯通代理商壟斷了園區內的寬帶業務,想要辦理其他運營商的寬帶比較困難。

——物業巧立名目向網絡接入服務商、企業用戶收取費用。比如,有的物業會向網絡接入服務商收取入場費、弱電管井占用費、施工監管費等;有的物業在新的企業用戶入駐時,以通信網絡不全為由,讓該企業用戶重新“走”一遍線路,并且指定相關公司施工,收取一筆施工費用。

——驗收以及后續環節監管不到位。一些建筑項目竣工時,主管部門驗收時并未對寬帶接入問題進行嚴格檢查,對寬帶接入中的違規行為查處力度不大。

“對于寬帶接入問題,多地通信管理部門及住房建設管理部門作為監管方都發布了規范性文件。上述這些做法違反了寬帶接入的相關管理規定,未能保障各企業平等接入、用戶自由選擇的權利。”滕立章說。

如何解決“卡脖子”問題?

“受疫情影響,我們生存壓力很大,一些業務沒法順利開展。不希望高額的寬帶費用成為壓垮我們的最后一根稻草。”潤江慧谷大廈里一家企業負責人呼吁,希望有多家可供選擇的電信業務經營者,盡快打通“提速降費”的“最后100米”,讓中小企業真正享受到“提速降費”的紅利。

采訪中,多家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為企業紓困政策需要落實落細,期盼規范商務樓宇寬帶接入服務,保障用戶合法權益,為中小企業減輕負擔。

獨立電信分析師付亮認為,為打破寬帶壟斷,寫字樓里至少要有三家以上電信服務商同時提供服務,其中至少要有一家是移動、電信、聯通等基礎運營商。行業主管部門和市場監管部門應加強日常監督檢查,發現壟斷行為或者惡意提價行為,要采取相應的處罰措施。

“如果基礎電信運營商利用自己的市場支配地位,要求物業與自己簽訂排他性的協議,是涉嫌違反反壟斷法的。”滕立章說。

記者查閱多地寬帶接入方面的相關管理規定,其中對房地產開發企業和物業服務企業提出了相應要求,比如不能與電信運營代理企業、基礎電信運營企業簽訂任何壟斷或排他性質的協議,應當將接入基礎電信運營企業的有關信息在樓宇內顯著位置公示等等;也明確了通信管理部門、住房城鄉建設部門及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的各自職責。

滕立章認為,解決“提速降費”被物業“卡脖子”問題,應確保物業向用戶提供完善的網絡接入配套設施,禁止物業向用戶收取與網絡接入相關的各類費用,禁止物業收取入場費等費用;物業還應當及時公示樓宇的網絡接入商及收費標準,相關標準應作為房屋買賣或租賃合同的附件內容。

河北省通信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將繼續加大市場監管力度,打擊擾亂電信市場經營的違法違規行為,建議運營商不斷完善中小企業客戶寬帶接入產品體系。

欧美亚洲曰韩色情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