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萬虧到十幾萬 康美投資者:對他們的撒謊底線沒有預期
財經

300多萬虧到十幾萬 康美投資者:對他們的撒謊底線沒有預期

2020年07月06日 18:05:48
來源:財經雜志

被坑的投資者們,開始尋求索賠。至2020年7月初,已有部分索賠案件提交至法院。這中間,他們的生活經歷了什么

圖/視覺中國

文| 《財經》記者 信娜 趙天宇

在坐實財務造假后,ST康美(600518.SH)新任“接班人”終落定。

6月20日,ST康美公告顯示,公司的董事長、法定代表人變更為馬興谷。

一個多月前,36歲的馬興谷才匆忙上任成為公司的總經理,這個位子僅坐了一個月后,便出任公司董事長。關于馬興谷的公開資料并不多,此前他曾擔任康美實業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不過,目前ST康美的實際控制人未做變更,仍為原董事長馬興田。直到7月4日,官方網站上,“董事長致辭”一欄中的照片人物仍是馬興田。這位曾經的董事長,比馬興谷年長15歲。

在馬興田掌舵公司期間, ST康美連續3年財務造假,涉資至少887億元。

一位來自中國東部城市社區工作者王木(化名),想在股市上做點簡單投資。彼時, ST康美仍稱為“康美藥業”,還沒揭開財務造假的蓋子。康美藥業是王木經過仔細考量,押入全部身家的“寶”。在此前很長時間里,這家企業被視為中藥產業龍頭,是眾多投資人爭相追逐的“好股票”。

就在2018年底,因財報真實性存疑,涉嫌虛假陳述,康美藥業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壞消息真的來了,股價跌停,市值腰斬,一系列連鎖反應,令本沒有太多股市投資經驗的王木,措手不及。面對迅速縮水的全部家當,她緊緊攥住這只股票,抱著“股價會不會漲回去”的信念,執念于翻盤的機會。

2019年4月29日,康美藥業辯稱“財務數據出現會計差錯”,造成2017年的貨幣資金“多計入299億元”。

這一說辭震驚資本市場,不到一個月,證監會初步認定其財務造假事實。拖了一年后,王木決定拋售股票,股價已跌至2元多,她的300多萬變成了10多萬元。

王木與她一樣被坑的投資者們,開始尋求索賠。至2020年7月初,已有部分索賠案件提交至法院。

《財經》記者采訪了近十位康美藥業投資者,試圖還原這些籠罩在陰影中的投資者們,怎樣做出選擇,又因何堅持。這中間,他們的生活經歷了什么。

“不會虧”的康美

“持300多萬元進場,最后變成十多萬元”, 這不是股市的新鮮故事。

“這只股掉光了,我就沒錢了”,電話那頭,傳來王木抽泣聲。自康美藥業“財務造假”被踢爆,王木一天天眼瞅著康美股票在跌,多年積蓄就像泡沫一般,倏地一下消失了。

失去這些積蓄,像是生活里光亮的部分被剝奪。這消息,王木沒告訴任何人,她不敢說。近一年的時間內,她一個人默默消化。提起離世的丈夫,她瀕臨情緒決堤,“這是孩子父親留給他的錢,現在全沒了”。

丈夫因車禍離世,她拿到單位發的幾十萬撫恤金,期望給兒子的未來做個打算,便想到了股市,“找一個比較好的個股,投進去”。她對《財經》記者說。

這筆錢,是她眼中“兒子的救命錢”。2018年7月,王木用336萬元買了康美藥業的股票。把救命錢綁在一只股票上,聽起來有些瘋狂的決定,不過在王木的描述中,這是一個仔細考量后的理智行為。

初入股市時,她也曾小心翼翼地用一部分錢“練手”。在獲得一些經驗和知識后,她覺得自己能在股市中掙到錢:選擇一只“不會虧”的股票做長線投資。

“我又不是投機”,王木說她不是圖短期的暴利,“只要找到一個‘質地’好的股票,不管怎么樣,都不會虧很多錢”,這成為王木在股市中的投資哲學。

最終選擇康美藥業,也并非一時沖動。2017年,王木曾數次短期持有其股票,“掙到了錢”。

作為中藥產業的龍頭企業,2018年5月,康美藥業在高光時刻市值曾達到1300多億元。相比之下,2001年上市發行之初,它的市值只有8.9億元。這樣的增長速度,按王木的想法,“把錢放在那里,等兒子長大的時候,再用這筆錢”,聽起來挺好的。

一首名為《康美之戀》的廣告歌曲曾經一度挺紅,由譚晶演唱,李冰冰、任泉主演,講述的是康美藥業創始人馬興田和許冬瑾共同創業的愛情故事。

這個在央視密集播放的廣告,使得康美藥業迅速“霸占”大眾視野。也正是這一年,康美藥業大舉轉型中藥領域,建立中藥物流港和藥材加工基地,掌握上游中藥資源后,業務范圍伸向全國。

一位中藥行業人士告訴《財經》記者,早期的中藥企業大多會通過密集的廣告營銷提升知名度,這一廣告在當時很火,讓康美藥業迅速打開了知名度。

2011年,康美藥業營收從2010年的33.09億元猛增至60.81億元,凈利潤增長40.46%。這樣的增長趨勢持續了七年。

渴望分一杯羹的投資人迅速涌入。康美藥業被視為A股市場的白馬股,一度被歸入長期績優、回報率高并具有較高投資價值的行列。

相似的故事,也發生在距離王木1000多公里的東北小城。71歲的劉琳(化名)和老伴在海南海口的親戚家調養,她形容自己還在“虧錢”的陰影里走不出來。她不敢回老家,試圖用遠離“事發地”讓自己忘掉這一切。不過,看起來仍是徒勞。

劉琳虧了120萬元。這筆錢是她和老伴一輩子的積蓄,留給生來伴有先天性疾病,生活無法自理的女兒。“女兒40多歲了”,她對《財經》記者說,“我們年紀大了,希望能留下錢給她生活。”

在這只股票上,劉琳放出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個“賭注”。因為曾經在五年時間里,劉琳在這只股票中實現過投資翻倍,加上這是人人口中“放心”的股票。

賺錢和賠錢似乎都伴隨著一個相同的故事。在康美藥業財務造假的齷齪被揭開之前,這是一家看起來業績還不錯的企業,財務報表上的各項數字很好看,不論是營收還是利潤。

被這個相同故事套路的,不乏經驗豐富的投資者,一夜清空A股市場投資,發誓再不入市;有傾注畢生積蓄,為未來種下希望卻收獲一地雞毛的普通人;也有因無法面對投資失敗,不敢回家在外終日漂泊的“可憐人”。

《財經》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即使在造假傳聞不斷的2018年下半年,仍有不愿離去的投資人。他們中,多數曾因這只股票賺得“盆滿缽滿”。

投資機構對康美藥業的態度則有不同。一位主要服務投資機構的券商告訴《財經》記者,他從幾年前便不再關注這只股票,因為,“客戶都不怎么關注”。

“不尋常”的跌停

“不會虧”,是這場“孤注一擲”美好行動的前提。事實上,卻不堪一擊。

2018年10月16日,康美藥業盤中閃跌,17日再度閃崩跌停。四個工作日后,康美藥業市值幾近腰斬。

“有些股票確實會出現跌停,我沒往壞的方面去想”,王木回憶,“股票的漲漲跌跌,是很正常的,對吧?”她沒有深究股票持續下跌的原因,抱定這只股票還會漲回去的信心。

一位關注康美藥業十余年的投資人也抱著相同的想法,“當時覺得應該是股票正常的波動,沒想到是這么大規模的財務造假.”

又下跌了兩個月,王木開始意識到,“事情有點不對勁兒”。18個月后,電話那頭的王木只剩懊悔,“當時應該賣掉”,她將之歸咎于自己炒股沒有足夠的經驗。

早在2014年8月,一位康美藥業投資者劉志清便到證監會實名舉報過。據裁判文書網信息,該持股人舉報康美藥業管理層侵占上市公司資產十多億元,并存在虛假陳述、購買土地時涉嫌財務造假十多億元等。

在另一位投資者看來,財報數據上有點“水分”,并不奇怪,“各種傳言一直都會有,只是沒想到這么嚴重”。

千億市值的公司就算有些問題,也不至于慘到這種程度。“我的預期是,這么大的公司,涉及到二三十億元的財務問題,應該都能緩得過來”。上述投資者感慨。

當康美藥業股價減半時,這位投資人再度重倉加持。“相比于康美股價的高點,十多元是值得入手的。如果公司整體業務沒什么問題,股價越往下走我就會越買進”,頓了幾秒鐘,他加上一句,“這是建立在公司財務沒問題的情況下”。

2018年12月,康美藥業公開披露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的信息,成為終結所有流言的一記落錘。公告中稱,“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康美藥業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看到這則消息,王木真的緊張了,從此,她幾乎天天更新股票信息。“沒想到它的背后會是那么大數額的財務造假”,她對《財經》記者說,經常會看到有股票被列入調查,當時還以為它只是因為一般的事情被列入調查。

這期間,康美藥業的一波操作讓投資人又心生希望。2019年2月,康美藥業如期兌付了一筆20.87億超短期融資券。消息一經公布,股價迎來大漲。

2019年4月30日,原董事長馬興田公開致信全體股東時,辯稱公司出現的問題歸因于“過去快速發展”,薄弱環節在內外部壓力下凸顯。同日,馬興田說,財務差錯和財務造假是兩件事。

“我又在幻想,這個股票會漲回去,虧太多了,我怎么能賣呢?”王木回憶。

2019年5月21日,康美藥業主動戴帽變“ST康美”,投資者們看到的第一反應是,這是康美的暫緩之策,因為這樣處理后,這只股票的跌幅就從此前的每天10%限制為5%,可以跌慢一點。

財務造假沖擊

康美到底虧了多少,像是說不清的爛賬,數據一次又一次地改。

2020年4月30日,ST康美公布了未經審計的2019年財務數據,稱其巨虧36.48億元。僅一個多月后,公司又稱虧損金額增至46.15億元。

直到6月18日終于發出了遲來的年報,虧損46.61億元。

看到ST康美財務巨虧,王木已經心灰意冷,“股票已經掉到了2元多,還怎么上漲”。她終于決心清倉。

晚了一個多月才發出的這份2019年年報,仍然先天不足。實控人馬興田通過關聯公司占用上市公司資金94.81億元,可能在2020年至2022年分期償還本金和利息。這導致審計財報的會計師事務所無從判斷上述承諾有多大的可執行性,也無法獲得審計證據,所以出具的是保留意見。

算不清楚虧損金額、審計機構也無從判斷,讓投資者心灰意冷的2019年,ST康美到底發生了什么?

2019年4月29日,證監會調查結果發布前,康美藥業公告稱由于財務數據出現會計差錯,貨幣資金多計入299億元。

“虛增近300億元”的消息震動資本市場。18天后中國證監會公布調查進展:不止2017年,康美藥業在2016至2018年財務報告中,均存在重大虛假。一年后證監會公布的消息顯示,康美不止虛增了299億元,總計虛增貨幣資金達到887.1億元。

面對康美藥業的巨額財務造假,“不可思議”,是所有投資者的第一反應。

上述關注康美藥業十幾年的投資人直言,沒指望市場上都是好公司。但是這么大規模的財務造假,“我覺得自己被騙了,對他們撒謊的底線沒有預期”。

財務造假是一項“系統工程”,并不是單一一個項目出現問題。證監會最終認定,2016年至2018年,康美藥業虛增巨額營業收入、虛增貨幣資金、虛增固定資產;同時,公司控股股東及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資金。這兩項問題導致康美藥業披露三年的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和重大遺漏。

“上市公司會根據自己的實際需要處理財務”,北京中醫藥大學國家中醫藥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鄧勇解釋,比如一家公司的經營效益并不好,需要在限定時間披露財務報告,又要融資。如果披露真實的財務狀況,會影響股民的信心,影響融資。這樣的話,有些上市公司會抱著“賭徒”心態,用一些手段掩蓋財務問題。

在康美藥業財務造假的2016-2018年,公司仍然融資不斷。比如,2017年度,康美藥業發行交換公司債券、中期票據、短期融資債等,2018年度,公司發債仍在持續。

一位康美藥業股票投資者與馬興田同為廣東普寧人,對他的成功故事頗為熟悉。“家鄉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他”,這位投資者告訴《財經》記者,“我們能看到他開設的中藥材市場等,都覺得沒問題,沒想到背后竟然有這么大數額的財務造假。”

證監會對康美藥業的定性是:“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欺詐行為,踐踏法治,對市場和投資者毫無敬畏之心,嚴重破壞資本市場健康生態。”

“這個措辭是相當嚴厲的”,一位行業內人士認為,康美藥業的做法太囂張了。

康美的操作,大約是沒能瞞過機構投資者。“他們大多消息靈通,會及時止損”。一位康美藥業索賠訴訟代理律師告訴《財經》記者,沒聽到有投資機構索賠的情況。

2020年5月,證監會公布了進一步的處罰決定:已將康美藥業及相關人員涉嫌犯罪行為移送司法機關。此前,實際控制人馬興田夫婦已分別被處以90萬元的頂格處罰,終身證券市場禁入。

對于每個月工資僅一兩千的王木來說,結果壓在心上,透不過氣,這些處罰沒能讓她覺得好過一些,“我不敢和其他人講,原本這些錢,是留給兒子以后買房,或者用在學業上,現在都沒有了”。

還有希望嗎?

王木的生活必須繼續。清倉ST康美的股票后,她強迫自己接受290萬元的積蓄真的化為烏有。她將希望落在了索賠訴訟。

這些在康美折戟的投資者,在股票跌得慘烈時,就四處尋找代理律師。當得知需等到證監會處罰決定后,才可起訴,王木開始每日盼望著,處罰信息能早點發布。

早在2019年10月,王木把所需材料寄給了律師。轉眼大半年過去,2020年5月,康美藥業的索賠案件提交至法院。“無論做什么,我都得爭取,至少要賠我點兒錢,要不然我真的過不了自己這關”。王木說。

只要有點空閑,王木就會詢問律師訴訟的進展。這不僅僅是一場簡單的投資失敗,“怎么說呢,這筆錢可以說是丈夫用生命換來的錢,也是我兒子的未來”。

劉琳的代理律師,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徐勁,一直代理類似案件。他告訴《財經》記者,康美藥業的財務造假事實非常清楚,只要滿足條件就可索賠。但各地計算賠款的標準不同,最終賠付的金額可能不會讓投資人滿意。

“這類案件的勝訴及賠付率一般在70-90%。但是,具體的獲賠比例還是要看屆時公司的實際能力而定。”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律師周亞珠告訴《財經》記者。

想拿到賠款,得先熬得住時間。“有時候,甚至需要幾年時間”。徐勁說。

王木投資股票的思路是從巴菲特所寫的書中開始的,“投資要找潛力股,并長線持有”,經歷這一遭后,她對這些完全不信了。

另一位投資者更為決絕,幾天內,將過去20年投資A股市場的千萬資金全部收回,“我不投了”,他對《財經》記者說,“這件事后,我對這個市場徹底失去了信任。”

A股市場中,這樣的情況并不少見,鄧勇這樣形容操作財務時,上市公司負責人的心態“是一種賭的心理,根源是不誠信”。

在鄧勇看來,康美藥業的涉資金額巨大。從監管的角度,也有“槍打出頭鳥”的效果,“給其他公司以震懾”。

據證監會官網披露和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統計,2020年開始,截至6月21日,包括ST康美在內,已有9家上市公司因財務造假被處罰。另有5家上市公司收到了《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違規行為涉及財務造假。

2019年,證監會累計對22家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行為立案調查,對18起做出行政處罰,向公安機關移送6起。

“如果監管部門下決心調查,再隱秘的造假行為,也會露出蛛絲馬跡”,上述行業內人士認為,現在更多情況還是事后監管。上市公司屢次發生財務造假,也在提醒監管部門,需創新模式,建立一套科學合理的長效監管機制。

此前,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公開提及,推動監管轉型,繼續加大“有獎舉報”力度,發揮社會監督作用。

伴隨著馬興田、許冬瑾等多名高管辭職,從被人看好的“白馬股”淪為ST股,康美藥業該何去何從?

上述行業內人士分析,伴隨著市場競爭,國家政策的調整優化,中藥行業肯定會迎來一場大洗牌。“造假事件后,對企業的聲譽損傷很大。現在最重要的是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業務”。

半年過去了,劉琳和老伴還宿在海口,不敢回家。她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過上正常生活。或者,還會不會有那么一天。電話中,她聲音嘶啞,“我不能再回憶了,真的受不了”。

“為了兒子,我得把錢一點點賺回來”,王木在期待新的希望。

欧美亚洲曰韩色情无码